洛洛洛洛遥

溺死在黑花坑里的瓶邪写手

【瓶邪】那个饭店老板真好看

*《老张做饭》之吴邪的小心思

*黑瞎子出没


我翘着二郎腿表面装着风轻云淡地看着他,实际上内心已经慌得一批。
对面的人直到耳朵尖尖都憋红了,才憋出一句土味情话:

“那我再给你做两年饭,或者如果你想,做一辈子。”

噢耶!我跳了起来,追妻成就get!


这个故事还要从头说起。

大一刚进校课程不多,我和宿舍的几个兄弟整天四海为家浪的飞起。在网吧连呆三天后我连泡面的味儿都不想闻了。看了一眼还在峡谷里厮杀的弟兄们,决定“抛妻弃子”自己溜出去觅食。可能是太久没呼吸过新鲜空气了,站在网吧门口看外面月明星稀还有点恍若隔世不真实的感觉。
就算是大学门口凌晨一点店铺也基本打烊。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去找家便利店买点关东煮吃。没想到绕了两圈居然看到角落里有家馆子居然还有人在吃饭。我肚子比大脑先兴奋起来,等我小跑进店里才反应过来是店员自己忙活了一晚凑合着吃点,我一进去四只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我。人有时候就有点犯贱,本来这么尴尬的场合我道声欠寒酸两句就可以走了,但我就是对那个知道我进来却没抬头看我一直安安静静吃饭的小哥哥产生了兴趣。
后来我想了想,我当时可能是被美色糊住了双眼。
看我站了半天没走,其中长相有点丑的服务员端着碗站起来招呼我。
后来张海客那小子知道我说他丑后经常在我的菜里加一些奇奇怪怪的佐料,被老张知道了打发他去扫了一个月的厕所。就是让他知道惹老板娘,呸,老板爹的下场。
那天晚上其实我就吃了碗面条,但不知道是饿久了还是帅大厨亲自下面的原因,我觉得那碗面比我老妈做的还好吃。最高赞誉了。
水足饭饱后我没投身到峡谷里继续闯下一番事业,而是拖着肾透支的身体爬上了寝室的床好好睡了一觉。等第二天下午一觉醒来,这才想起昨天晚上是我死皮赖脸让已经下班的帅大厨给我做饭。我砸吧砸吧嘴巴觉得做得的确好吃,立马忘记昨晚的尴尬准备和我的帅大厨再续前缘。
等到大二我已经不是能熬三天不睡的铁血硬汉。本来之前我们寝对隔壁寝室几个天天睡午觉的人怀有深深的不屑之情,一致表示就算猝死,满脸黑眼圈,也绝对不眯一分钟的午觉!
而现在,寝室最和谐的事儿就是每天中午把外卖盒子往门口一放脱了裤子就钻进被窝度过曼妙的贤者时间。

真香

自己打不动游戏的时候就去看主播打打游戏吹吹牛。正好当时掀起了一阵玩DM端游的风,几个最早玩DM的主播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我最喜欢的主播叫“黑瞎子”,最先开始关注他是因为他那风骚的直播间名“富贵险中求”一下子就戳中我双眼。
人如其名啊,每次直播打游戏的时候总是在室内带着贼鸡儿拉风的蛤蟆镜,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我一般都是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美滋滋的嗑瓜子看直播。但今日下午闲来没事刷了下手机,没想到黑瞎子把他万年不改的直播间名换成了“性感老张,在线下面”。啧啧啧,真真是少儿不宜没眼看呢。
于是我点开了直播间。
没想到我居然看到了穿着工字背心的帅大厨正一本正经的做龙虾面,黑瞎子在一旁笑嘻嘻的东转转西逛逛的,时不时还去摸一把老张的肩膀。
我绝不能不能容忍帅大厨和黑瞎子gay里gay气!
在黑瞎子第三次攀上帅大厨肩膀的时候,帅大厨把一条油腻腻的抹布一把糊他脸上表示没事就去洗抹布。
真棒棒。
胖子与我连铺凑过来说我笑容酸酸甜甜眼里星辰大海声音银铃清脆,简直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我让他能滚多远滚多远以后没事少看点青春偶像脑残剧,鹿小葵一点都不棒。胖子不依不饶非要看我手机里在放什么,我怕他扑过来把我床压塌了,明天学校头条新闻就是“性感胖邪,在线压床”。只好把手机给他看,本来我还有点尴尬怕胖子接受不了我突然出柜暗示,没想到他拍拍我肩膀说他懂。我有点诧异,还没开口问,胖子先一步把手机还给我:“从这两年吃的次数就看得出来你吃的不是饭,是爱。胖爷连你告白句子都想好了,喏,你看这句怎么样,夜阑卧听风雨声,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我白他一眼让他少看土味情话,一点文化都没有,亏你还是浙大的,哪里有把爱国诗这么瞎jb搞,你怎么不说“壮志饥餐胡虏肉,匈奴是你,血也是你”呢?
胖子一听还来了劲,等跟他扯完皮黑瞎子居然已经下播,直播间最后界面卡在帅大厨模糊的大脸照。我指给胖子看说这眼里才叫星辰大海,胖子酝酿了半天,似乎是想把隔夜饭吐出来。
等我大三的时候外卖开始流行起来,大家愈发懒得抽筋,能买送上楼的绝不点送楼下的。但是帅大厨那家“食味”却一直不肯开外卖。不过这样也好,我就有了生拉硬拽喊胖子去店里吃的理由。坐在我偶然发现的一个视野开阔的角落里,静静品味张起灵在忙不过来亲自上菜时迷死人的身段和脸。张起灵就是帅大厨,没有追星男孩搞不到的资料。
等胖子都找到实习岗位的时候寝室就只剩我一个人了。三叔那老小子非想让我毕业后跟他跑工地,但这样天南地北转悠估计没什么机会再见到我亲亲帅大厨,恐怕只能在黑瞎子的直播间里看“性感大张哥在线下面”聊以自慰了。我不得不扛起书本泡在图书馆里,大一浪的时候激起的千层浪花,现在都冷冰冰地打在脸上。
不过好在我天资聪颖,费了吹十吨灰的力终于成功地留校上研究生。胖子实习回来休假的时候一个劲儿地鼓舞我去告白,我被他轮番轰炸连哄带骗浑浑噩噩的站在“食味”门口,一如四年前从网吧包了几天夜出来晕晕乎乎站在店门口的样子。

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帅大厨抬起头看我了。

我把故事告诉亲亲帅大厨的时候正窝在他怀里,本以为他会被我青涩执着的暗恋故事所打动然后爱我爱得更死去活来。没想到他听完以后就眯了眯眼,说了四个字
“追妻成就?”


我顿时菊花一紧。

我错了我错了,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哑爸爸。

End

前篇走这儿走这儿!!《老张做饭》


番外开不开车呢(手动滑稽

we're never free 给阿莘太太《寄生关系·番外》文评

*一晚肝两篇文评只为吹爆神仙太太!

*上一篇《two is better than one》

*深夜突然矫情

有请神仙太太!@洛莘。 

开学回学校前我去看了碟中谍6。里面有一段阿汤哥和女特工伊尔莎的对话

-Why did they send you?
-This is how I prove my loyalty. This is how I come home.
-But you were out !You were free!
-We're never free。


去年热播的《伪装者》让大家觉得两面三刀多重身份的卧底间谍是贼鸡儿酷的感觉。而真实情况是 可能你为国家鞠躬尽瘁,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前两天刷知乎的时候看见一则新闻,有名刑警(宋名扬,有兴趣的宝宝们可以去搜一下,这段故事当时也是轰动一时。文评我就不深入BB“卧底犯罪到底该不该罚”这种问题了,但是看完新闻我真觉得世态凉薄[生气)意气风发的时候成为“线人”,后来案件结束坏人落网,他自己却染上毒瘾还招来牢狱之灾。没有人念他九死一生的卧底功劳,只怪他不坚守原则,怪他违法犯罪,甚至还有人嚷嚷“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我想到了吴邪。

二十一岁,说话可能还不过脑子的年龄。就要在杀人不眨眼的毒枭手上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他没有后退的路。走的第一天,注销户籍,宣告死亡,世间再没有吴邪这个人。往后的路,不管是死是活是沦落是坚守,只在自己手中。
他面对的,不仅是薄情的毒枭,还有薄情的国家。
但是,他选择了义无反顾。
可是,他最终还是败在了他自认为的“忠君爱国”上。
亦友亦父的张叔为他挡了抢,带着军功回来不表彰不奖励,黯然退役。风华正茂的年纪不得不蜗居在父母给买的房子里靠父母忙里忙外的托关系找工作。
多重打击下,患PDST毫不奇怪。
我不知道太太在写吴邪回国后的精神状态的时候有没有想抗议什么抨击什么,但是我感受到了世态炎凉。
这种失意,这种懊恼,这种后悔(可能)与对父母的愧疚还有很多很多将吴邪拉下了万丈深渊,而张起灵就是这万丈深渊中的一点光。

开始的张起灵,既照不亮别人,也照不亮自己。
但是他遇到了吴邪,吴邪同样给跌落进万丈深渊的张起灵一点光。
文章不太看得出时间。但是不管在哪个年代,像张起灵这种家人全亡的,先不说死亡本身对小孩子来说的打击,单单旁人的吐沫,就可以把一个人逼疯。
所以初见的小起灵自带生人勿近的冷漠。
吴邪的“食言”对张起灵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好不容易的放下防备却又被欺骗。我甚至可以看到在房门口把自己团一个小球已经浑身冰凉的张起灵绝望又不甘的眼神的画面。
幸好危机可以化解。
张起灵的一个眼神可以让吴邪放下心中所有杂念满心满意都是他,吴邪的一句话张起灵可以念念不忘反复咀嚼。

互相的喜欢,是互相的救赎。


跑题了跑题了,我要讲的是番外。

最近新闻乱七八糟的,各种女大学生坐的被杀,中通快递员性侵女生,孕妇跳楼自杀一尸两命。
这种新闻我是最不愿意点开的。
因为每每读到这种新闻,我总是有种无力感,化成语言来描述就是“我能做什么?什么都不能”。而且新闻底下总有些评论让我气的咬牙,咬完牙只有更深的无力感,“什么都不能”。
我觉得番外里的“我”,既是理想中的我又是真实的我。
理想中的我是个盖世大英雄,脚踩七彩祥云,手持AK47,一枪干掉所有坏人。
现实的我,只能边看新闻边咬牙。现在后槽牙还疼着在。


可站在最黑暗的地方,我们实在不敢渴望阳光。
一灯如豆,如何抵挡万重黑暗。


所幸吴邪的黑暗中有张起灵,张起灵的黑暗中有吴邪,就算是一灯如豆,也是独属于他与他之间的豆。


一点足够了,世间百苦,有你一点甜就够了。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句歌来

拜拜卡路里,布拉不拉甜甜圈……

溜走❤


two is better than one 给阿莘太太《怦然心动》文评

@洛莘。 吹爆神仙太太!!!第一次写文评,不好请见谅❤

The first day I met Bryce Loski, I flipped. It was those eyes, something in those dazzling eyes.

第一次看太太的文是《平安夜》。
以前我是从来不看校园文的,或者说我只愿意看原著风,固执的认为只有原著风才能表达出瓶邪之间的特有的故事。但是那次偶然的翻到的一篇文,像痒痒挠一样,突然在我心尖拂过。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但就是生活中的一点点小确幸,通过大大笔端流淌出来,就是让人嘴角止不住上扬。
18年的元旦我在武汉长江大桥底下度的跨年,倒数秒数的时候天空中全部都是孔明灯,我听到很多人在大声呼喊,有喊男女朋友名字的,有喊下一年的心愿的,有喊天长地久人不散的。朋友拍我肩膀,我回过头看到后面万千人脸上洋溢的笑容,突然想起太太文中

回头的瞬间,我听到耳边炸开的烟花和人群的欢笑。
还有一声扎扎实实响在面前的名字。
吴邪。

可能这就是人生第的三境界吧。


说回标题

初次看到“怦然心动”这几个字的时候我有几分熟悉,想着应该是部电影。答应太太写文评后,我去搜了下电影,才开始三分钟我就记起来我看过这部电影。可是在那之前,我一点都回忆不起电影的内容。不单单是看过电影太多时代太过久远,而且这部电影当时的确没有走进我的心。
毕竟我没经历过“一见钟情”。(笑)
但是看太太文章,确确实实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仿佛又让人坐回那个靠窗的座位,楼底下自己喜欢的人在打篮球,笑的神采飞扬,教室里面叽叽喳喳的,但是一点都不影响你隔了几层楼听他因为激烈运动而导致的重重喘息声。
看前半段文,我嘴角一直带笑,就算张起灵一直不给回应冷冷淡淡高岭之花。
初恋是多么美好,自己偷偷喜欢某个人,想把星星月亮全部给他,就算他不要又怎样?就算只是自己感动自己又怎么样?那青涩的懵懵懂懂,是世间最酸最甜最美好的滋味。

说句题外话,《水边的阿狄丽娜》是我小时候舞蹈练基本功的曲子,看到那几个字我突然破功意境全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his weird feeling started taking over in the pit of my stomach and I didn't like it.

没有几个人的初恋是可以牵手一辈子的。他们也不例外。有首歌有点矫情地说道“因为成长,我们说散就散。”

张起灵有自己的考虑,有自己的担当。就像原著里的他,心有佳人,仍负重前行。我想起古代的大臣,往往忠孝不能两全,就算是一手遮天的帝王,也只能在马嵬坡下,流下几滴眼泪罢了。
很残酷,也很现实。
就像白茶树,长得再好,一但失去了意义,就有人要把他砍掉。
吴邪坎掉的,不仅是树,更是青春,是回忆,是奋不顾身的曾经。

So maybe it is true that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

庭院里的白茶树可以枯萎,可以被砍掉。但是种在心里的树,早已不知不觉的埋下了深根,牢牢地握住整个心脏,别说连根拔起了,就算只是砍掉一些枝蔓,也能让你泪流不止。
白茶花的味道不浓,可是张起灵只是闻一次,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香味被勾进了心里。在大洋彼岸只能闻到似有似无的想起,让人抓心抓肝。纵然张起灵的耐力再好,也败在了这股白茶花香下。

所以,他回来了,回来找寻他的白茶花香。
而幸好,那白茶树还在心尖上茂盛的长着。


张起灵对吴邪说
And I realized Garrett was right about one thing: I had flipped. Completely.

我对太太说
And I realized Garrett was right about one thing: I had flipped. Completely.



【瓶邪】没有在男朋友面前拧得开的瓶盖

*沙雕小段篇
*其他沙雕 土味情话 猫式伸展 ridiculous


马上要中秋了我带着两个傻儿子到杭州想和父母好好过个节。胖子一进城就溜的没影了,美名其曰深入感受城市的友好氛围,我看他就是想深入感受大保健的友好。

要不说苏杭养人呢,在铺子里混吃混喝满地外卖的呆了两三天,今早出门前胖子摸着我的肚子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恭喜小郎君喜提三月孕肚一个!我瞅了瞅依旧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俊男儿起灵小哥哥,决定咸鱼要翻身了。

我还记得上次和胖子一起 keep 的惨痛故事,决定这次去正规的健身房好好正规的锻炼一下,胖子摆摆手说他不去,他要珍惜在城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去感受城市的友好,张起灵倒是乖乖听话,屁颠屁颠地跟在我后头,完全一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的模样。

由于是周末人还是挺多的,估计小哥不想让自己的纹身在大庭广众下露出来,就在旁边跑步机上散个小步。我一个人撸了一会儿铁觉得没意思,于是蹭到他旁边的跑步机上跟他聊天。见我来他就抬起头来瞟我一眼示意了一下,我有点不高兴小脾气上来觉得我不如他的亲亲手机,一把扯下来他左边的耳机自己戴上去,还没来得及看他屏幕时,一曲熟悉的音乐传入我脑海。

MD神经病啊,谁会在健身房里看舌尖上的中国啊!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我哑爸爸迷人的侧脸,他按了暂停拿起跑步机上放的矿泉水扭了一下就交给我了,我正想夸哑爸爸真贴心没想到瓶盖根本没扭开,我搞不懂张起灵的意思但顺手还是把瓶盖拧了,刚打开准备喝一口哑爸爸顺理成章地接过去自己咕噜咕噜开始喝。我左手捏着瓶盖被哑爸爸的骚操作搞愣住了,没想到速度开太快我一愣就栽了一个屁股墩,哑爸爸把我跑步机关了向我优雅的递出一只手想拉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猛然看见刚在我旁边撸铁比我撸的还带劲的铁血女汉,一脸娇羞地把水瓶递给一旁腿比我还细的小哥哥。

算了算了,自己的男人自己宠。

【瓶邪】雨村变形计——瓶猫咪和邪猫咪

***请务必搭配图片食用!
*沙雕日常

前两天村子里要修桥,请了个算命大师来看在哪里建最好。现在的算命大师基本都是跳跳大神骗骗钱的,更何况我们这种斗里来斗里去的本身看风水就是一流,对凑算命这个热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我没兴趣不代表胖子没兴趣,要不然我和小哥也不会早上六点半就和一大群大妈大爷挤在一起在河边看算命先生拜河神。

没过一会儿人群就把我们和胖子冲散开了,正好趁着他不在,我捏捏小哥的手心带他跨过山和海去了个小饭店准备过个难得的二人世界。

跟张起灵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其实挺无聊的,他本身是个无欲无求的人,给他水和饭吃就完全ojbk,对生活品质一点儿都没追求。这两年从门里出来了被我调教的还算好了一点,不过这个闷油瓶的瓶盖子还是盖的很紧。但我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没话找话也要说上两句。今天早上看了算命先生跳大神,怎样还是勾起了我对往昔辉煌倒斗的回忆,我问小哥会不会看手相,他点了点头抓住我的右手,端详了半天对我说我八字日元弱,易招邪。

我笑着推开他的手说他不靠谱,看手相怎么能看出生辰八字来。不过我日元弱还是有几分道理可言,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倒霉,次次下斗必出事,每每开棺逢起尸。

中午吃过饭我和小哥溜达的回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中元节,不过跟着张大神在一起一切妖魔鬼怪都不可能近身的。于是午觉过后我发现我头枕在毛绒绒的一只猫上的时候,第一反应觉得好软好想捏哦!

第二反应是我操我家哪里会有猫?满爷爷亡了吗?

第三反应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居然有个猫爪!

嗯!

嗯????

好在我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附体在猫上算什么,蛇老子都上过好几次了。只是没想到张起灵也中招了。能让他老人家变成猫的妖魔鬼怪绝对是鬼中之神妖中之王。

我用小猫爪推了张起灵一下,他变成猫后全身乌黑锃亮,尾巴蜷起来,有点像他去年给我做的那条兔毛的围巾。想到这里我笑了起来,喵个不停。看他半天没反应,我干脆把脑袋拱到他怀里,jio在他身上乱踹。我正在太岁头上撒野的欢,他一尾巴打上了我屁股。吓得我嗖一下窜到他脑袋上,他倒没恼,轻轻喵了一声,估计再说别闹。

我虽然听不懂猫语,但看到神坛男人跌落成妖还被我踩在脚底下喵喵叫还是忍不住有点小雀跃,想着现在两个人都是猫,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于是更加放肆,在他身子上跳来跳去享受做一只大爷猫的乐趣。

张起灵的确拿我没法,只能用尾巴一甩一甩得护着我怕我一激动摔下去。爷爷说过狗的尾巴是狗最脆弱的地方,一般碰狗尾巴狗就会把你当做死敌,随时都可能发起攻击。虽然张起灵现在是一只猫,但猫狗尾巴大概都有异曲同工之处,想到这里,我肚子里的坏水又翻了上来,逮准机会一口咬上他的尾巴,没想到张起灵只是抽了一下就随我去了,还在我嘴巴里乱搅,开始我还和他较劲,过一会我才反应过来是我吃了亏,赶忙把他尾巴吐了出来,吐到一半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他的尾巴没有毛绒绒的感觉?

等我定睛一看,哪里有什么猫尾巴,我含着的居然是张起灵的手指。看我愣住了他拍拍我的头,说晚饭已经做好了就抽出手指转身出了房门,我还保持着含手指的姿势没动就听见门口的胖子一阵哈哈哈哈地爆笑。



该不是午觉睡迷糊了吧


End_


从文档深处里翻出来的一篇沙雕文。居然是我在七月半写的贺文emmmmm…… 那就假装今天是七月半吧


今日不拉灯系列你们想让我更哪个?欢迎点姿势(手动滑稽


最后的最后,大邪咪问你要不要来个❤





日常求评

黑瞎子的先生梗有没有想嗑的?挥舞起你们的小手手让我看到好吗?


没人理我我就删了这条尴尬

【瓶邪】谁穿死库水都好看 (R)

*嫩牛五方的辣眼日常
*黑花预警

自从小哥回来,每年817简直比过年还喜庆。今年还没到日子小花就坐着黑瞎子的滴滴跑到山里面。不过解大总裁没想到的是农村比城市热多了,而且我当年被抄家的时候连尿壶都被搜走了更何况空调。正好老张觉得我的破肺也不能吹空调,整个夏天我就靠摇几把蒲扇度过,想当悲惨。

幸好解大总裁又娇气又大气,手一挥就让手下拉几台空调过来。好死不死福建遇了台风下了三天暴雨,半路山体滑坡空调就堵在了路上。在解大花第一百次把一盆冷水浇在自己头上前,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万一把解语花呗热坏了我的免息贷款就到头了,想了想建议去游泳。本来已经不顾形象穿个老头衫在院子里往身上泼水的解大花突然又矫情起来,非要穿什么泳裤。黑瞎子只能认命地开着他的滴滴去镇上买几件泳衣回来伺候他家老爷。

左等黑瞎子不回来,右等黑瞎子还是不回来。就在我以为我便宜师父被拐卖准备抄家伙去营救他之前看到一辆摇摇晃晃的单车驶向我家小院。一堆人加三条狗全部挤在门口张望,活像一堆望夫石。

黑瞎子还在院子里自认为帅气地旋转停车,轮胎摩擦地面的滋滋声让人头皮发麻。他倒是不嫌热,还在自行车上摆了个pose才恋恋不舍地锁了ofo回屋子安稳坐下。挑剔的解大花一脸嫌弃的打开被黑瞎子扔在茶几上的塑料袋,我问他车呢怎么开出去就回不来了。黑瞎子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件泳衣就糊在了他脸上。胖子在袋子里扒拉了一下举起来一件泳衣,所有人一看,居然是个女款,而且和我们年轻的时候半夜窝在被子里看的漫画书里面的小姑娘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


还是胖子“博学多识”,把泳衣往黑瞎子脸上一糊,开口说道:“这他娘的不是“死库水”吗,你这个瞎子是皮骚了还是屁股痒了?”(死库水小科普

鉴于解语花坚持不肯穿内裤下水又不想独自穿女款死库水,特别是胸口处还引人遐想的留了条竖缝。但是天气又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最后只好向黑恶势力妥协,所有人都换上死库水一起趁着夜色去河里游泳。

从家里换好再出门实在过于羞耻了,只能在河旁边的小树林里互相帮忙穿。虽然这两年折腾得挺瘦的,但是再怎么也是男人的身体,女士泳衣还是太紧了。张起灵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我,使劲的往上拽泳衣,等全部穿上后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为木乃伊了,勒得我气都喘不均匀。胖子凑过来笑我依旧是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张起灵也在一旁颇为满意的嗯了一声。

听到老张这个调调我顿时警铃大作,果不其然他随便找个了歪就强行拉着我在他们一堆人坏笑中进了个小山洞。

上车戳这里



再后来我就没了印象,只记得最后我还是下河了,只不过是被哑爸爸抱着去河里面洗澡,在我累晕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明天早上到河里来洗衣服的大妈大婶的衣服,会是什么味道。

第二天中午我才悠悠转醒,身旁早已是人去楼空,我自力更生的扶着柜子站起来想去客厅里喝口水。还没等我打开房门就听见外面黑瞎子和哑爸爸说话的声音:

“哑巴,你是不知道我家花儿穿泳衣有多勾人。”

“吴邪也是”


我艹



End

留守儿童祝大家过年快乐!瓶邪黑花我还可以再嗑五百年!

最后的最后,吴邪股i缝里的泳衣问你要不要点个❤!


火车:  【瓶邪】试衣间 【瓶邪】论陈年老醋有多酸 【黑花】今日早晨


假如他们变成了猫

吴邪:可逮着机会好好欺负张老头了!
张老头:我想静静

【瓶邪】老张做饭

*架空 饭店老板瓶×大学生邪
*occ之老张的小心思

他一直在看我。

家里衰落后我在浙大旁开了家饭馆。饭馆开张四年,有个栗色头发的男孩隔三岔五来我家店吃饭。有时吆五喝六,有时跟一个胖子一起,偶尔也会带个小女生,不过倒是从没有看到过他一个人。

其实从开店到现在,一直来吃的人不少。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一来,我的眼睛就离不开他。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在饭桌上总像个逗角,引得所有人哈哈大笑。跟胖子一起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选择角落,然后两个人从盘古开天地聊到宇宙大爆炸,从教导主任腰上露出来的内裤颜色到国家领导人的皮鞋是什么皮的,吐沫横飞恨不得把房顶都掀了。这种客人我向来是不喜欢的,吵吵嚷嚷活像个菜市场,总会让我想起分家时的那个夜晚,各家的叔叔爷爷大妈大婶都围着我,每人一张嘴说个不停,最后甚至动起手来,一点也不顾血缘亲情,眼中只有老宅的房子和张家多年的家产。

但是听他和胖子吵倒是很有趣。当然,我以前是不会偷听顾客谈话,或者说是不屑于听他们谈话,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瞎子挪揄我说我双标,我看了他一眼,他又说我眼睛里全是暗恋的粉红泡泡,我扭头就走,他又在后面喊道我一转身一股子恋爱的酸腐味。

他可能是傻。

胖子一直叫他天真天真,我觉得这外号挺符合他的,在大学混了几年,眼睛里还是那样清澈,不管对谁都是笑嘻嘻的像个小傻子。他的傻和瞎子是不一样的,黑瞎子是愚蠢。后来饭桌上有个穿粉红衬衫的男孩率先端起酒杯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祝吴邪生日快乐。我想,这就应该是他的名字。

吴邪精瘦精瘦的,脖子非常好看,每次梗着脖子跟胖子争辩的时候我都偷偷躲在吧台看,有次偷看正好碰到张海客端菜从厨房里出来,他还神神秘秘的蹭到我旁边趴在我耳朵边,我本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大事,没想到他大声的喊了一句“你对象真好看!”。我赶忙去捂他的嘴但是这小子身手矫健往下一蹲躲过了我的攻击。不过他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罚他到后厨洗一个月的盘子,幸好店里嘈杂吴邪又在忙着和胖子打口水仗没听见张海客说了些什么,要不然我让他倒一年的垃圾。

算起来吴邪也快要毕业了,瞎子让我赶紧表白要不然煮熟的鸭子都要飞了。我摇摇头对他说吴邪是大学生,我只是个开餐馆的。瞎子啃着猪蹄子满嘴油流还不忘叨叨:“老张啊,你店开得不错很会赚钱有头脑,但是情商是真的不高。”我把他盛猪蹄子的盘子抽了,他一边哎呦哎呦一边叼着猪蹄用油腻腻的手想戳我衣服。闹了一阵后瞎子把手上的酱汁抹在桌布上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慢条斯理的带我去吴邪和胖子最常坐的那个角落,又把我按在吴邪每次坐的位置上,我嫌弃地打掉黑瞎子刚吃完猪蹄的手,不经意间发现这个位置刚刚好看见吧台收银的地方,而且看似冒不起眼的地方却可以看到店里大部份的风景。黑瞎子又在旁边贱兮兮的说惊呆了吧老张,是不是被我敏锐的洞察力所折服啦?以后可要经常请我喝酒啊。


黑瞎子就是个傻X。我不想理他,但是我知道我的嘴角在上扬。


但是从那天过后,吴邪再也没有来过餐厅。我其实也能理解,他快毕业了最近肯定在忙毕业论文和各种实习,但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失落。张海客说我有人情味了许多,我不太明白什么是人情味,我只知道吴邪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我一天甚至更久的心情。

就在我以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时候,张海客急急忙忙的把我从后厨拽出来说你的小情人来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吴邪在常坐的位置上到处张望,眼神扫到我的时候愣住了,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把眼神挪开,又挪回来,张海客用胳膊肘怼怼我肚子说机会来了。我在吴邪第一百次目光挪到我身上前主动走过去。还没等我坐下他就开口说他考上浙大研究生了。我愣了一下从牙缝里挤出了个恭喜。话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我就应该和黑瞎子好好学学怎么话多。场面一下冷了下来,估计吴邪觉得自己话有几分唐突,又摸鼻子又挠头的。我怕他把鼻子摸破了,赶忙对他说道:

“那我再给你做两年饭,或者如果你想,做一辈子。”

Fin

老张的心思猜不透
可能会有吴邪视角吧

最后的最后,吃猪蹄子的老黑问你点不点❤

【黑花】有毒慎入

*点击查看全文你将获得一张表情包

*沙雕段子快乐源泉


这两天天热,解雨臣又在忙拍卖公司的事,黑瞎子只能一个人待在家,吹着空调吃着西瓜二郎腿翘在茶几上默默的思念。

在拔完了第二百五十朵玫瑰的花瓣撕碎第六沓报纸后,黑瞎子决定后半生不能被一个男人所困,要奋斗!要努力!要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

于是他一脸悲壮的走进厕所拿起拖把准备实施他的崛起大扫除计划……

刚进厕所,黑瞎子就看见放在盆里三天没洗的衣服,于是决定先从脏衣服入手,过去拨弄了一下,一件骚粉色的内裤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用拖把把内裤从盆里挑起来,深深一闻


感叹到:


嗯,解雨臣的味道